芒果大不大

脑洞里都是痴汉 黑化 美受 尾随 各种不要脸的设定

卖肉博主的春天4

就这么过了几天,谢临因为期末考试而请了假没去家教,而黑吃黑似乎也因为现实中被什么事绊住了没有再来找他,谢临高兴之余就毫无顾忌的沉溺在书海之中了。
等到期末考试结束后,谢临还没来得及轻松一下,黑吃黑就像知道他今天考完试一样,发了条私信给他。
“黑吃黑:考完了?”
谢临拿起手机,看见这条消息瞬间脸就黑了下来。
“黑吃黑:体谅你这几天考试没有找你,怎么样,开不开心?”
开心,开心死了,如果你能永远不来找我我就更开心了!谢临内心腹诽着。
“黑吃黑:怎么不说话?我知道你在看手机。”
“黑吃黑:如果你还不说话我就亲自来你家找你咯?”
谢临看着对方发来的私信,眼瞳因为恐惧收缩了一下。等等,到他家?开玩笑吧,这个人居然连他家在哪里都知道……
此时,像是为了印证他的猜想,紧闭的房门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扣扣……”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让谢临吓的差点把手机都丢了,他赶紧打字想要回复黑吃黑,让他不要敲了。
结果还没等他打完字,外面的人已经久等不到开门开始喊起来了。
“老师!”
谢临听到这声愣了一下,然后把还没打完的字全部删除,就跑去开门。
门一开,外面站着的果然是朱晓。
“老师,你怎么现在才开门,我还以为你不在家呢!”朱晓撒娇的抱怨着。
谢临放松了身体,捏了捏朱晓的脸,看着对方的脸在他手上捏出奇怪的造型,他才终于笑出声来。
“你来找我干嘛呀,这几天不是说好了不用补课吗。”
朱晓因为被捏着脸,一句话被他说的艰难无比,“老师,我不是来补课的,是小叔带我来的。”
“小叔?朱先生?”谢临惊讶道。
他这才抬起头来看了下门外,才发现站在楼道中间的朱启。
“抱歉,朱先生,刚刚看到朱晓太开心了没有注意到您。”谢临不好意思道。
他哪里是因为看到朱晓太开心了,完全是因为是朱晓敲门而一下子放松下来没注意到周围的人。
朱启手上点了一根烟,看到谢临那副羞涩的模样眼睛暗了暗,他呼出一口烟,“怎么还叫我朱先生,上次不是说了叫我的名字就行了吗。”他边说边朝这边走来,语气也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轻佻,因为被烟雾挡着,他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谢临的身体。
“朱先……朱启,刚刚实在是没有注意到你,真的万分抱歉。”谢临知道朱晓的小叔是个大人物,所以非常害怕刚刚得罪了对方。
朱启看着谢临紧张的吞咽了下口水,光滑白皙的脖颈上跟随着下滑的喉结,忍不住也跟着吞咽了一下。
“既然这样那就请我们吃饭吧,我和朱晓可是没吃饭就来找你了。”朱启熄灭了手上的烟。
谢临正懊恼着,听见朱启这样说立马就答应了下来。
他进去房间拿了钱包出来,对着朱启道,“不知道你能不能吃辣。”
“我都可以。”
听到朱启的回答后他低头问朱晓,“晓晓,你能不能吃辣啊?”
朱晓抬起头来点头,“老师,我最能吃辣了!”
谢临笑着拍拍他的头。
而暂时被谢临遗忘了的黑吃黑也神奇的没有再发消息。

(大噶好,感觉自己越来越逻辑死了(´・_・`))

卖肉博主的春天3

(其实有点不想写了的,太懒了,想着是短篇还是写完吧)

虽然生活已经很不如意了,但是日子还是要过。
谢临这样想着,所以就算每天都要突破自己的廉耻心,应那个人的要求摆各种姿势拍裸照,他依然顽强的活到了现在。
“哎。”又一天结束,谢临小小的叹息一声。
他收拾好桌子上的书,准备去小孩家。
走进小区的电梯,谢临意外的看见了上次在小孩家看见的客人。
不知道该不该打招呼,谢临想,可是他们并不认识啊打什么招呼。
这样想着,谢临走进了电梯。
“你好。”
安静的电梯里突然响起了声音。
谢临抬起头来,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你好。”谢临回道。
“你是去朱晓家吗?”对面的男人问道。
朱晓是小孩的名字,谢临点头,“是的”
男人笑了一声,看得出来他不经常笑,两颊有点僵硬。
“还没自我介绍,我是朱启。”
“朱先生你好,我是谢临。”
朱启直视着谢临的眼睛,“我知道你。”
谢临回望过去,他觉得此刻对方的眼睛有点让人窒息。
或许这就是上位者的压迫感?
“我经常听朱晓提起你,他很喜欢你。”
谢临回过神,不着痕迹的低下头,“我也很喜欢朱晓。”
“叮咚——”
电梯门开了。
谢临和朱启一起走出去,他看着和他走同一方向的朱启,好心的提醒道,“朱先生,现在伯父伯母可能不在家,你有事的话得晚上来才能见着他们。”
朱启看向他,眼神幽深,“不,我是来找你的。”
谢临意外的抬头。
“找你的…家教对象。”他说完,扯了个笑容。
谢临一脸黑线的看着他,他很想告诉对方,这个笑话真的很冷啊。
等到门开了后,谢临和朱启相对坐在了沙发上。
朱晓还要十分钟才会到家,谢临只能自己找点事做打发时间。
他拿出课本来复习今天的课。
朱启端起茶杯,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对方。
过了一会他放下茶杯,“一会你家教完了我请你吃顿饭吧。”
谢临抬头疑惑的看向他。
看见这样的谢临,朱启放在桌上的手颤抖了一下。
“是为了感谢你教导朱晓。”
“啊,其实不用的,反正我也是拿钱办事。”谢临低下头继续看书。
“你拿钱是朱晓的父母感谢你,我请你吃饭是我想感谢你,怎么不用呢。”朱启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谢临无奈的抬起头,“如果朱先生不介意,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朱启满意的笑了。
十分钟过后,小孩回来,谢临跟着小孩进了房间。
等到家教结束后,天也暗沉了下来。
朱启替谢临拿起放在沙发上的书包,“走吧,想去哪吃,带路吧。”
谢临见对方穿着一身西装,再拿着一个书包,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格格不入,于是快走两步接过了书包。
“还是朱先生说吧,我这个被请客的人实在没什么想法。”
朱启看着空了的手,对着空气捏了捏,勾眉道,“既然这样,那就跟我走吧。”
两人最后去了一家西餐厅,规格不是太贵也不会太寒酸,让谢临松了口气的同时对朱启也有了好感。
吃饭途中谢临以为气氛会很沉默,毕竟听说有许多教养好的家庭都是秉持着食不语。
结果没想到朱启很能聊,从谢临的专业开始,一直聊到社会经济发展,并且一直很照顾他,让他没有一丝不适感。
一顿饭吃下来,两人已经是以朋友相称了。

朱启将车停在谢临家楼下,转头对谢临道,“注意安全。”
谢临解开安全带,“下次见,朱先生。”
他下了车,关上车门,径直朝楼上走去。
回到家以后谢临才想起来还有裸照的事,连忙打开微博,果然见对方久久等不到他已经气急败坏起来。
他赶紧打字安抚对方,并承诺了一系列破廉耻的姿势,才让对方稳定下来。
最后才在对方的要求下拍好了裸照,身心疲惫的倒在了床上。
也不知道这样浑浑噩噩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有时候他也想着死了算了,但是好不容易艰难的活到了现在,他怎么也舍不得。
“呜……”
从被窝里发出了一声悲鸣。
恰在此时,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
谢临拿起手机,是朱启发来的短信,
“今天辛苦了,晚安。”
在无数个孤寂的夜晚里,谢临第一次感受到了温暖。

卖肉博主的春天2

谢临是被小孩读书的声音吵醒的,当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的时候还有点不清楚自己在哪。
他直起身子来活动了下酸痛的脖子,起身去桌子旁检查小孩的作业。
等一切结束的时候,谢临才拿起了手机准备离开。
他走出小孩家想打开手机看一下早上发的微博,当显示屏亮起来的时候,他便收到一条提示。
“黑吃黑私信对你说:我知道你是谁,谢临。”
谢临拿着手机的手颤抖了一下,差点就将手机扔了出去。
他解开屏幕,点进黑吃黑的围脖,果然干净的什么都没有,俨然就是个刚申请的小号。
为什么……会有人知道他是谁。他明明很小心了,这个人到底是谁,他会不会把他的事告诉学校,如果学校里的人知道了他该怎么办……
谢临深吸一口气,努力克制着手不颤抖。
“凛凛:你是谁。”
对方很快就回复过来。
“黑吃黑: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我知道你是谁就好了。”
“凛凛:你想怎么样。”
“黑吃黑:我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别人的,说起来真是想不到你看起来一脸禁欲的样子结果在网上却是这么淫荡。”
“凛凛:请你放尊重一点。”
“黑吃黑:抱歉抱歉,我的错。这件事我不会跟别人说,但是你必须满足我的所有要求。”
“凛凛:所有要求?万一你叫我去杀人呢?”
“黑吃黑:放心吧,我不会叫你干有违人伦的事的。”
“凛凛:那你到底要我干什么!”
“黑吃黑:嗯,我想想,一天给我发一张裸照吧,反正你也不介意出卖肉体嘛,不过要按我的要求摆姿势哟。”
看到对方发来的话,谢临实在气的不行,什么叫出卖肉体,他又没有出去卖,只是拍一些照片在网上而已!
“黑吃黑:怎么,不答应?那我只好把照片匿名发到你们学校的贴吧了。”
“凛凛:等等。”
“凛凛:只是拍裸照吗。”
“黑吃黑:对。”
“凛凛:好,我答应你。”
“黑吃黑:放心,你只要听话我会给你钱的。”
“凛凛:我不要你的钱,那和被包养有什么区。”
“黑吃黑:有区别,我还没和你做过爱啊。”
谢临皱眉。
“凛凛:你说话能别这么粗俗吗。”
“黑吃黑:我本来也不喜欢这样说话的,但是面对你我就忍不住这样了,如果你不喜欢我会克制的。”
“黑吃黑:到家了就发第一张照片给我吧,今天就穿上你那件女士内衣拍给我吧,不准穿内裤,跪着拍给我。”
谢临看到这个要求气的想把手机砸了,但是为了自己的名声和未来,他就算再生气也只能忍耐。
等他搭乘地铁回到家后,想着早点拍完早点休息,就拿出来那件女士内衣。
他先把衣服都脱光,穿上那件内衣,将手机固定在支架上,设置好延迟拍摄后就跪在了木板上。
幸好现在还是夏天,就算一丝不挂也不觉得冷。
但谢临却被巨大的羞耻感所笼罩,虽然知道此刻没有人知道他在干什么,拍出来的照片也只有那个人能看见,但是他还是抑制不住的红了脸,身体也微微地颤抖着。
等到终于拍完了之后,他赶紧起身将衣服穿上,确认照片没有露出脸后就发送给了黑吃黑。
等到谢临洗完澡回来,他的围脖已经被黑吃黑刷爆了。
“黑吃黑:真可惜没有看见你的脸,肯定很害羞吧,脖子都是红的呢,真可爱啊。”
“黑吃黑:我居然看着这张照片射了,如果能听到你的声音就好了。”
“黑吃黑:我发现我让你拍裸照的要求真是一个不正确的决定。”
“黑吃黑:你以后不要拍裸照了,我要和你视频,只视频一个小时,行吗?”
洗完澡的谢临刚好看到这句话,他正要打字回复不行的时候,对方像是知道他要发什么一样,立马又发来一条消息。
“黑吃黑:不行也得行,你不要忘了我知道你是谁,小临。”
此时此刻的谢临强忍着想把围脖里关于自己的照片全删了的冲动,终究还是妥协了。

卖肉博主的春天1

(没有文案,文案被吃了,短篇,精英痴汉攻x身材棒受,可能会有车……吧)


“咔嚓——”
谢临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嗯,没有露脸,应该可以了。
他打开围脖,编辑好文字后上传了几张照片,点击发送。
“凛凛:答应大家的10万粉福利~【图片】【图片】【图片】”
谢临起身将身上穿着的女装脱下来放进衣柜,看着衣柜里样式暴露的各种衣服,他小小的叹了口气。
他本来没想当一个卖肉博主的,奈何网友们就喜欢看他发这种照片,更甚者还转钱给他让他拍,想到他还拖欠着的学费,他不得不屈服了。
但是不露脸已经是他最后的倔强了(仰面哭)
为了不让同学们知道他是个卖肉博主,他为此在学校附近租了间公寓,幸好还有网友们的打赏,不然他拼着被发现也不会在外面租房子的。
这次10万粉福利早早的被网友们预定,是他从来没有尝试过的女装play,而且必须要穿内衣,就算卖肉多年的谢临也不禁有点脸红了。
“滴滴——”
谢临关闭了手机闹铃,挑了一件白色T恤黑色牛仔裤穿上。
网络上得来的钱总归杯水车薪,网友也不可能每天都给他钱,所以他资金的来源还是做家教。
他家教的这家小孩很聪明,基本不用操心学习,他的任务也就是帮忙检查作业和监督学习,偶尔也就帮他解答一两个问题,工资也很肥,所以对待这份家教谢临非常得认真。
提前五分钟到达地点,他熟练的按响了门铃。
门开了,一位围着围裙的中年妇女探出身来,见到谢临后便把门打开,笑着问道,“小临,来啦。”
谢临也笑着问了声好,便进去了。
一进去谢临便和坐在客厅沙发上的人对上了视线。
那是一个穿着西装的英俊男人,他从来没在这里见过这个人。
可能是客人吧。
谢临收回视线,换好了鞋就往小孩房间走去。
推开门进去的时候他隐约听见了那个男人在询问他是谁的声音。
等小孩放学进来房间后,谢临按部就班的开始按着老师发来的信息安排作业。
小学的课业轻松,处理起来也很快,等小孩开始做卷子的时候谢临也打开自己带过来的大学教材看起来。
最近临近期末,昨天熬夜看了一整晚的书,此时又看起书来便觉得犹如催眠曲,看得他昏昏欲睡。
谢临抬眼看了下正在奋笔疾书的小孩,忍不住困倦的趴在了床边。
正在他刚睡熟了一会后,门开了。
走进来的正是客厅的男人,他先是看了眼正在做卷子的小孩,才将视线转到了谢临身上。
谢临趴上床的时候不小心将衣服掀起了一点,露出里面白皙的皮肤。
站在门口的男人眼神暗了一下,反身将门关上,轻声的走到床边,他本想将谢临掀起来的衣服放下去,结果等走进了才看见他腰侧的一个红色胎记。
那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红色心形,因为造型独特,一度成为谢临在网络上的标志,正是因为这个标志,谢临轻易不敢在外露出来,就怕哪个看过他围脖的人认出来。
男人将手放在胎记上摩擦了一会,眼神幽深。
他将谢临掀起来的衣服放下去,轻声的走出房间。
此时,谢临放在手边的手机突然响起了提示音。
“黑吃黑对你私信说:我知道你是谢临。”